车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折算率与清费揭开隐形因素的面纱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8:24:18 阅读: 来源:车壳厂家

折算率与清费 揭开隐形因素的面纱

决定税负的因素

一看税率,二看洗选煤折算率,三看清费情况。若煤价恢复性上涨,势必会不同程度增加煤企资源税负

当前,煤价低位运行。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选择在这样的背景下进行,业内外均认为是抓住了有利的时间窗口。

理论上讲,煤价低,从价计征煤炭资源税给煤炭企业增加的税负相对较少,甚至不增加煤炭企业税负;但事实上,部分煤炭企业资源税负加重已是不争的事实。

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曾对20家大型煤炭企业的税费负担情况进行了调研。调研结果显示,2012年,从量计征的煤炭资源税占煤炭销售收入的比率为0.75%,矿产资源补偿费占煤炭销售收入的比率为0.83%,两项合计占煤炭销售收入的比率为1.58%。目前,各产煤省份出台的从价计征的煤炭资源税税率为2%至9%,明显高出从量计征资源税负担率0.42个至7.45个百分点。特别是开采条件差的煤矿,煤炭资源税改革势必增加企业税负。

而实施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前的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提出,要立即着手清理涉煤收费基金,停止征收煤炭价格调节基金,取消原生矿产品生态补偿费、煤炭资源地方经济发展费等,取缔省以下地方政府违规设立的涉煤收费基金,严肃查处违规收费行为,确保不增加煤炭企业总体负担。

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的专家表示,目前,煤炭企业经营十分困难,有70%以上的煤炭企业亏损,煤炭资源税改革是在煤价低位运行时进行的,若煤价恢复性上涨,势必会不同程度增加煤企资源税负,不利于煤炭企业脱困。中煤集团曾测算过,若吨煤售价上涨40元至50元,该集团缴纳的煤炭资源税将增加5亿元左右。

一边是部分煤炭企业资源税负加重的事实,一边是推进煤炭资源税改革不增加煤炭企业总体负担的初衷,如何平衡煤炭企业资源税负,成为当前全行业面临的一道课题。

业内人士表示,此次煤炭资源税改革是否加重煤炭企业负担,一看税率,二看洗选煤折算率,三看清费情况。从目前来看,各产煤省份煤炭资源税税率已经敲定,洗选煤折算率及清费情况将决定煤企税费负担是否加重。

清费仍需加力

目前,各地煤炭资源开发补偿费、水土流失补偿费、水利建设基金以及其他针对企业的摊派收费等的合规性没有明确除了税率及

洗选煤折算率,影响煤炭企业税费负担的主要是涉煤收费。

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此前的一项调研结果表明,煤炭企业缴纳的各种税费占销售收入的比率为21.03%,各种行政性收费占销售收入的比率为14.01%,煤炭行业的税费负担居各工业行业之首。

因此,在推行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前,除了国家层面外,各产煤省份纷纷清理涉煤收费项目。

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的调研结果显示,按照国务院清费立税的要求,矿产资源补偿费(费率降为零)、可持续发展基金、煤炭价格调节基金三项属于资源税改革明确清费项目,费改税后在缴纳的资源税中体现。除此之外,部分省份已取消的费用有煤炭价格稽查管理费、绿化植树费、育林费、南水北调基金等。

在各产煤省份中,山西的清费力度较大。自2014年7月1日起,山西省取缔市县政府除中央和省定项目外的生态环境补偿费及修路、绿化资金等违规收费和各项摊派费用。山西省明确,今后除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务院规定外,任何地方、部门和单位不得设立新的涉煤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项目。

同时,内蒙古、陕西、河北、山东、河南、四川、湖南等地相继开展了涉煤清费工作。但是,煤炭企业反映了不少清费问题,清费立税工作仍需不断加力。

河北开滦集团表示,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后,该集团涉及的税费项目尚有28种,其中包括增值税、营业税、资源税、城镇土地使用税等14种税,矿山环境治理保证金、探矿权价款、采矿权价款、探矿权使用费、采矿权使用费等14项行政收费及基金项目。

近年来,开滦集团的税费负担进一步加重,主要是增值税税负过重,煤炭资源税费重复征收,如在征收煤炭资源税的同时,煤炭企业新获煤炭资源还要上缴探矿权价款、采矿权价款等,造成对同一资源在不同环节以不同计征方式重复征收税费。2011年至2013年,该集团煤炭产品综合税负分别为23%、24.11%和31.63%,这还不包括企业负担的“五险一金”。

据山东能源新矿集团反映,该集团省内煤矿将从量计征资源税、矿产资源补偿费、煤炭价格调节基金纳入煤炭资源税改革中,省外煤矿将矿产资源补偿费、煤炭价格调节基金、水土流失防治费、应急保障基金、煤炭计量费等纳入煤炭资源税改革中,但对煤炭企业税负影响较大的矿山环境治理保证金、矿业权价款未纳入资源税改革中,同时水资源费、排污费等部分地方性收费予以保留,并没有真正达到清费立税的目的。

据淮南矿业集团反映,目前,该集团每年缴纳水土保持费1200万元、水资源费600万元、水利建设基金300万元、残疾人就业保证金300万元、铁路建设基金1500万元、港口建设费1000万元。这些政府性涉煤收费对应的征收部门多、弹性大、内容重叠,其中有些与企业缴纳的其他税种及附加费大同小异,而且企业应对检查调研频繁,协调难度大,建议进一步费改税,将这些收费纳入税收征管,通过财政转移支付,降低征管成本。

辽宁铁法能源公司表示,尽管国家层面明确取消了价格调节基金,但是辽宁省一直对所有企业征收价格调节基金和河道工程修建维护管理费,仅在2014年2月1日至2015年2月1日缓征,但之后是否继续缓征还没有明确,如果继续征收,势必增加煤炭企业税费负担。

河南能源化工集团表示,目前缴纳的土地复垦费、森林植被恢复费、水土保持补偿费、水土流失防治费等费用分别由国土、林业、水利、环境、计划、财政等部门征收或管理,其实质都是国家对煤炭企业矿山开发过程中造成的环境污染和破坏进行环境治理和生态恢复的资金,类似的收费项目较多,存在重复计征。

中煤集团表示,水土保持费、水土流失防治费、河道工程修建维护管理费、水利建设基金,这些收费项目性质、目的、用途基本相同,其征收部门都是水利部门,有合并征收的条件和基础,应制定一个基本的企业能够承受的标准,合并征收。

开滦集团表示,企业税费减负,自身要进行纳税筹划,更关键的是政策调整,加大结构性减税和取消不合理收费工作力度。

对此,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建议,在实施煤炭资源税改革的同时,取缔省级所辖市县制定的涉煤收费项目,切实减轻煤炭企业负担,同时明确各地保留涉煤收费项目的合规性。目前,各地煤炭资源开发补偿费、水土流失补偿费、水利建设基金以及其他针对企业的摊派收费等的合规性没有明确。

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建议国家组成清费检查组,检查各省份清理不合理收费落实情况,明确各地区保留涉煤收费项目的合规性。如水土保持补偿费、水土流失防治费、河道工程修建维护管理费、水利建设基金、水资源费、残疾人就业保障金、铁路建设基金、港口建设基金、地方教育费等。

建议动态调整洗选煤折算率

财税部门应切实考虑矿井开采深度、地质条件、开采复杂程度等客观地质情况,采用适当的洗选煤折算率。动态调整洗选煤折算率,在煤价恢复性上涨时不至于大幅增加煤企负担

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下发的《关于实施煤炭资源税改革的通知》明确指出,原煤应纳税额=原煤销售额×适用税率,洗选煤应纳税额=洗选煤销售额×折算率×适用税率。

不难看出,原煤应纳税额简单易算,而洗选煤应纳税额,除了受适用税率影响外,折算率也左右着纳税额的多少。

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有关负责人就煤炭资源税改革答记者问时指出,目前,越来越多的煤炭开采企业直接销售用原煤加工成的洗选煤,全国原煤的洗选率已达60%左右。随着国家节能环保力度的加大,这一比率还将继续上升。

《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明确要求,到2017年,原煤洗选率达到70%以上。

国家能源局、环保部、工信部发布的《促进煤炭安全绿色开发和清洁高效利用的意见》提出,到2020年,原煤洗选率要达到80%以上。

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有关负责人指出,此次改革,将用于洗选的自采原煤,由按原煤征税调整为按未税原煤加工的洗选煤征税。将洗选煤销售额给予一定比率折扣作为计税依据,可以避免对煤炭洗选环节的成本和利润征税,保持原煤和洗选煤的税负平衡。

煤炭资源税改革前,从量计征煤炭资源税、矿产资源补偿费两项合计占煤炭销售收入的比率在1.5%左右。从价计征煤炭资源税税率为2%的地区,若不增加煤炭企业总体负担,就要在确定洗选煤折算率方面做文章。

安徽淮南矿业集团曾测算过,该集团2014年12月缴纳煤炭资源税2283万元,比当年前11个月煤炭资源税平均额增加1302万元,较2013年12月煤炭资源税增加1134万元。

淮南矿业集团表示,相对于山西、陕西、内蒙古、新疆等地,安徽省存在煤炭开采成本高、煤炭品种单一、企业亏损严重、可清理的收费项目少等问题。该集团的洗选煤折算率只有在低于50.78%时,煤炭资源税负才能不增加,建议洗选煤折算率随煤炭产品结构、售价、运距等变化及时调整。

据山东能源新矿集团反映,该集团发展地域涉及山东境内7个地市和新疆、内蒙古、山西、陕西等8个省份,省外煤矿的洗选煤折算率为75%,省内煤矿的折算率均在85%以上。

山东能源新矿集团认为,财税部门制定的洗选煤折算率与企业实际情况有较大差距,同时以煤炭市场低谷时的价格测算洗选煤折算率,没有考虑到煤炭价格高位时对煤炭企业的影响,届时势必加重煤炭企业的资源税负,建议财税部门切实考虑矿井开采深度、地质条件、开采复杂程度等客观情况,采用适当的洗选煤折算率。

辽宁抚顺矿业集团认为,当前煤炭价格较低,当煤炭价格上涨时,企业缴纳的煤炭资源税将随之增加,不但不利于企业乃至整个行业的生存发展,还与国家进行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的初衷相背离,建议煤炭价格上涨时采取调整煤炭资源税税率和洗选煤折算率等有效措施,保证煤炭企业实际缴纳的资源税不大幅增加。

“各产煤省份煤炭资源税税率确定以后,洗选煤折算率将是决定企业是否增加总体负担的重要因素之一,建议各产煤省份财税部门合理确定洗选煤折算率,这样既不减少政府部门税收,又不增加煤炭企业负担,保持稳定的煤炭资源税实际税率水平。”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的一位专家说。

业内专家认为,从价计征煤炭资源税的依据是坑口价,在征缴煤炭资源税时,要将煤炭售价还原为坑口价,从商品煤销售额中扣除煤炭出坑口之后产生的铁路运费、电气化附加费、抑尘费、到站取送车费、翻卸车作业服务费、印花税、铁路建设基金等费用,以及港口作业包干费、货物港务费、港建费、堆存保管费、委托检验费等港杂费,再乘以洗选煤折算率,以此为基础,根据当地煤炭资源税税率确定资源税纳税额,同时结合煤炭市场行情、资源赋存条件变化等因素进行动态适时调整,这样做才符合煤炭资源税改革的初衷。

用活沉淀资金

当前,煤炭企业处于严重困难时期,周转资金严重短缺,而缴纳后沉淀的矿山环境治理保证金无法被企业使用,造成了巨大的资金浪费

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的调研结果显示,除清费外,煤企还希望用活缴纳后沉淀的资金,以缓解当前资金紧张的局面。

据河南能源化工集团反映,目前,煤炭企业提取的矿山环境治理保证金由企业在财政部门指定的银行专户储存,使用时由财政、国土、环保三部门监管审批,手续繁琐,形成实质上的储备资金和治理资金两条线,储备资金无法使用,类似项目治理资金,企业还必须支付,给企业造成了巨大的资金压力。

另外,河南省财政、国土、环保部门规定企业提取的矿山环境治理保证金可以在企业所得税计征时扣除,而省税务部门不允许企业在所得税计征前扣除。因此,部分资金虽已提取缴存,无法自由支配,但按税务部门规定还不能作为企业支出,必须缴纳企业所得税,这给企业造成了负担。

河南能源化工集团建议取消矿山环境治理保证金,将煤炭企业已缴纳的矿山环境治理保证金直接转给企业管理,由煤炭企业根据治理需要自行支付管理,政府部门对治理效果加强监督,对企业违规行为进行处罚。

同时,河南能源化工集团建议取消采矿权使用费、探矿权使用费。按照规定,煤炭企业在取得探矿权、采矿权时已经支付了采矿权价款、探矿权价款,依法取得了相应的探矿权、采矿权,不应再缴纳采矿权使用费、探矿权使用费。根据国土部门的要求,该集团所有煤矿深部煤炭资源需缴纳资源占用价款,但由于该部分资源埋藏深,开采难度大,有的在近期根本不具备开采条件,企业支付了巨额资金却无法取得收益,在当前煤炭市场萎靡的情况下,进一步加重了企业的负担。

开滦集团认为,国家在对煤炭企业征收煤炭资源税的同时,煤炭企业还要上缴采矿权价款,而采矿权价款由各省制定缴纳办法,各省采矿权价款缴纳的标准、时限各不同,同一煤种有的省标准为5元/吨,有的省标准为15元/吨,有的省时限为5年,有的省时限为20年,实际执行中,采矿证到期或企业改制的需缴纳,而采矿证未到期或企业法人不变更的暂不缴纳。该集团建议,对国有独资企业取消采矿权价款,对多元投资企业按国有股权比例取消采矿权价款,取消的采矿权价款折资增加股权或返还企业作为对多元企业的投资。

2012年至今,中国平煤神马集团已缴纳矿山环境治理保证金0.89亿元。该集团认为,当前,煤炭企业处于严重困难时期,周转资金严重短缺,而缴纳后沉淀的矿山环境治理保证金无法被企业使用,造成了巨大的资金浪费。

淮南矿业集团表示,长期以来,煤矿对采煤塌陷区承担巨额的治理搬迁赔偿费用,塌陷地实际使用人是当地农户,地方政府征收耕地占用税无疑会改变塌陷地性质,导致地企关系复杂化。鉴于全国煤炭企业历史形成的非征地采煤塌陷区耕地占用税均缴纳的事实,加之煤炭市场形势严峻,建议暂缓征收非征地采煤塌陷区耕地占用税,扶持煤矿健康可持续发展。

此次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调研中,煤炭采掘业增值税负担重是企业反映较多的问题之一。中国平煤神马集团、河北开滦集团等煤炭企业建议将煤炭采掘业增值税税率由现在的17%恢复为13%。

据了解,中国平煤神马集团每年仅因增值税税率提高就增加支出5.6亿元,由于部分成本项目无法进行进项抵扣增加支出3亿元,两项合计8.6亿元,建议将煤炭采掘业增值税税率恢复为13%,同时对村庄搬迁、生态环境恢复治理等参照货物运输业11%的税率抵扣。

就吉林煤业集团而言,2014年,煤炭增值税占销售收入的比率为10.47%,增值税负较重的根本原因是可作为抵扣的进项少和小。原煤成本费用中可以作为进项抵扣增值税的只占22.42%。由于煤炭成本的特殊性,人力成本占近46%,这是造成煤炭增值税税负较重的主要原因。

相关链接:负担轻了重了? 资源税改革调查(上)

性感图

丝袜美足

肉丝袜

美女图片套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