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和硕温恪公主的丈夫是谁和硕温恪公主嫁给谁了

发布时间:2021-02-03 12:07:55 阅读: 来源:车壳厂家

和硕温恪公主的丈夫是谁?和硕温恪公主嫁给谁了

和硕温恪公主的丈夫是谁?和硕温恪公主嫁给谁了

和硕温恪公主(1687-1709)【清圣祖第十三女】敬敏皇贵妃章佳氏生,和硕温恪公主。康熙二十六年十一月生,四十八年六月薨,年二十三。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七月,20岁的八公主被封为和硕温恪公主。

由于生母章佳氏身份低微,所以八公主自生下来便送到了宜妃处抚养。宜妃身份尊贵,深得宠信,生了三个皇子,自然是好归宿。八公主容貌虽非倾国倾城,却也清秀白净,柳眉凤眸,直挺秀鼻,薄唇轻挑。

康熙四十五年七月,下嫁仓津。仓津,初名班第,博尔济吉特氏,袭翁牛特部杜凌郡王。尚主。雍正五年,坐事夺爵

公主是清代唯一一个帝王万圣至尊亲自陪送下嫁的公主,也是官方记载的清朝唯一的死于难产的公主。

四十五年七月癸巳,上幸巴颜额尔追地方,翁牛特诸台吉及众蒙古列跪道左奏言:臣等翁牛特地方向来谋生甚艰,蒙皇上遣官训以谋生之道,禁止盗贼加以养育,又赐牛羊使孳生蕃息,臣等俱已各得其所矣,今公主下嫁多罗杜楞郡王仓津,又蒙圣驾亲临光荣无比,合词迎驾欢呼动地。是日,上驻驿和硕温恪公主第。无附载--《清史稿—公主表》

康熙四十八年,四月二十六日丁卯,康熙往塞外避暑行猎。这次他是九月二十三日回京的。八公主就死于这个时间段。

温恪公主慢慢的长大了,也到了该婚配的年龄。在女儿婚嫁的问题上,康熙皇帝始终遵循着政治为先的原则。这并不会因为温恪公主幼年丧母的经历而有所改变。这一次,康熙为温恪公主选择的夫婿是翁牛特部杜凌郡王仓津。

翁牛特部是漠南蒙古的一个部落,在古北口外,至京师七百六十里,属于昭乌达盟。平时我们听到的关于这个部落的机会并不算多,它既不像科尔沁,是朝廷在蒙古的亲信;也不像喀尔喀,拥有重要的政治地位;更不像准噶尔,干脆以反叛来证明自己的存在。所以翁牛特一直是寂静的,直到今天,能够让我们想起它的,恐怕也只有这位温恪公主了。

了解蒙古情形的人都会发现,当时漠南蒙古六盟中(哲里木盟、昭乌达盟、卓索图盟、锡林郭勒盟、乌兰察布盟、伊克昭盟),昭乌达盟无疑是除哲里木盟以外与清政府关系最为亲近的盟派。这一点从下嫁公主的情况就可见一斑。昭乌达盟各部在清朝统治时期共迎娶了八位皇室公主,她们是:哈达公主、固伦敖汉公主、固伦淑慧长公主、固伦端献长公主、固伦荣宪公主、和硕温恪公主、和硕和婉公主、固伦寿安公主。

在温恪公主下嫁翁牛特部之前,昭乌达盟中的主要部落巴林、敖汉、扎鲁特都先后成为了皇家的姻亲,有的甚至已经娶来了两位公主。也许正是这个缘故,康熙皇帝有意平衡昭乌达盟各部之间的关系,这才决定将温恪公主嫁到翁牛特。

关于这位八额附的名字,我们在这儿还要多说一句。清朝历史上一共有两位额附改过名字。一位就是本文中的仓津,另一位是和硕寿臧公主(道光第五女)的额附恩祟。恩崇初名思醇,他之所以改名是因为穆宗登基后,为避皇帝名讳而改为恩祟。那么仓津又为什么要改名呢?

飘飘认为原因有以下两点:一是因为重名的原故。飘飘不太清楚“班第”在蒙语中的含义,不过相信一定是一个不错的名字,以至于蒙古贵族里很多人都以此为名。就拿额附们来说,在清朝一共有五个额附都叫班第:一个是敖汉公主的额附,一个是太宗十二女的额附,一个是固伦端敏公主的额附,一个是固伦纯禧公主的额附,一个就是这位温恪公主的额附。在温恪公主指婚给仓津时,仍然还有两位名叫班第的额附在世。有鉴于此,康熙这才决定从新赐给他一个新的名字:仓津。

除此以外,飘飘认为其改名的另一个原因是康熙对这位未来女婿有着不错的印象。大家都知道,在封建王朝中,尤其是清朝,皇帝赐名对于臣子来说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件,它表现了皇帝给予的莫大的恩赐与荣宠。举个例子来说,在乾隆朝时期,乾隆皇帝就曾为重臣傅恒的第三子赐名“福康安”,就因为皇帝的这个赐名,福康安的两个哥哥的名字也都由原先的“傅”字头改为了“福”字头。因而其重要性就可见一斑。

正因为这样,皇帝其实也并不常常会有这样的举动,尤其是对一个已成年的臣子。所以若说重名,那早在纯禧公主下嫁的时候,就该为她的额附班第改名了,而之所以到了仓津才得到这样的待遇,从另一方面来说也显示出了皇帝对他的喜爱与重视。当然,这其中既包括对仓津的,也包括对温恪公主的。

康熙四十三年,康熙皇帝为温恪公主与仓津指了婚。听到这个消息的温恪公主心中像打翻了五味瓶般,有着说不出的各种滋味。一方面,出嫁离家总是一件令人伤感的事情;而另一方面,对于即将到来的新的生活的向往,也使温恪公主的心中闪过一丝丝的喜悦。这些年,每当她在祖母身边时,都会听到了很多关于蒙古,关于草原的故事。这些故事在她的心中成为了一种美丽的憧憬,而如今,那片神奇的土地马上就要真实地呈现在她的面前,并即将成为她的第二个家。从此,温恪公主以往对于生活的幸福的憧憬有了沉实和确定的走向。

然而好事多磨,还沉浸在父亲北巡带来的翁牛特已修建好公主府,婚事也准备妥当的好消息中的温恪公主,却突然病了。这一病非同小可,它不令温恪公主的身体倍受摧残,也使得康熙不得不在无奈的情况下,无限期的推迟了这桩婚礼。

这一年的冬天似乎特别的寒冷,入冬后的几场大雪将整个北京城都覆盖成了银白色的世界,而此刻温恪公主的心情也一如这天气一般,寒冷而凄凉。在送走皇帝、太后和其他来探望的人之后,温恪公主独自躺在床上。屋里那么的安静,她甚至可以听到窗外下雪的声音,那声音直刺穿了她的心底。

太医说了,如果能熬过这个冬天,到了春暖花开的时候就没有大碍了。可是,我能挺过这个冬天吗?会不会像着窗外的白雪一样,天一暖,就融化了呢?我的草原,我的未来,难道就要这样永远的埋葬在这片凄凉苍茫的白色之中了吗?

正在温恪公主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外悄悄走进一个人。那瘦瘦的身影,轻飘飘的脚步,温恪公主再熟悉不过了,是妹妹,她的亲妹妹!敦恪公主来到姐姐的床前,背在后面的双手仿佛藏着什么东西。与此同时,一阵清冽的芳香传到温恪公主的鼻中,这个季节怎么会有花香呢?莫不成,是梅花!敦恪公主笑嘻嘻的将藏在身后的一只带着残雪的梅花递到姐姐面前。看着这枝灿烂绽放的花朵,温恪公主笑了。原来春天已经来了,不过不再外面,而是在梅花的花心里。

当然,也可以在人的心里……

就这样,温恪公主用她那份对生活强烈的爱支撑过了这个寒冷的冬天。到了康熙四十五年,温恪公主已然恢复如初了。看到女儿身体康复,康熙皇帝心中也十分开心,两年前的那桩婚事终于可以成行了。

康熙四十五年,温恪公主正式受封为和硕公主,并且下嫁仓津。临行前,温恪公主认真地向父亲、祖母和诸位母妃磕了一个头。她是真正受整个皇宫的抚育长大的,可从此,她就在也不属于皇宫了。未来会是怎样没人知道,但是她却始终充满了信心。鼓乐响起,温恪公主那朵风干了的梅花小心翼翼的揣进怀里,在送亲队伍的护送下启程了。

这一年的翁牛特草原到处充满了喜悦与歌声,草原的百姓用真诚的祝福迎来了翁牛特第一位也是唯一的一位大清公主。

婚后温恪公主的生活其乐融融。仓津虽然不是一个十分体贴的丈夫,但却也中规中举,而最重要的是,温恪公主那努力生活的热情支持着她始终保持着一份乐观平实的心态。

两年后,温恪公主怀孕了,这是她期盼已久的事情——成为一个母亲。小时候,她失去了母亲,但却得到了更多人的照料。现在,温恪公主多么希望将众人给予她的那些爱,以母亲的身份全部交给自己的孩子,让他(她)也同样能够体会到被爱的幸福。

孕后的温恪公主按惯例回到了京城,在这里,她可以受到最周到的照顾。怀孕与回家双重的喜悦使温恪公主忘记了妊娠带给她的巨大的身体上的不适。看着腹部一天天的隆起,温恪公主始终沉浸在将为人母的无限喜悦中。可另一方面,危险的阴影也正一步步地向她逼近。

温恪公主的身体自小就很孱弱,加上前两年的那场大病,使她的元气受到了巨大的损伤。对于这样的身体来说,怀孕生子本就是一件十分辛苦而危险的事情,而温恪公主怀的这一胎,却也十分与众不同。六七个月的时候,温恪公主的肚子就已经如待产孕妇一般,待到后来,就更加大得明显。温恪公主在佛祖面前求签的时候,占到了一支双星报喜的吉签,这就是上天给她的启示吗?温恪公主手中握着这之签,苍白的面孔上露出一丝甜甜的笑容:我的孩子,额娘等着你们!

康熙四十八年六月,康熙皇帝启程去承德秋猕了。温恪公主因有身孕在身,便留在了京城。此时,她的身体已经被身孕拖得十分虚弱了,她双脚无力,浑身酸软,只能每天躺在床上。太医霍桂芳等人专门在府内为公主生产进行护理。

这天夜里,在一阵剧烈的疼痛之后,温恪公主开始了艰难的生产过程。北京酷热的盛夏天气,温恪公主在产房内痛得浑身大汗。嬷嬷紧紧抱住了她的上身,并将一块手巾让她咬在嘴里。温恪公主一面随着稳婆的指示用力,一面用手死死的抓着身边的被褥。在几次痛昏过去之后,温恪公主已经奄奄一息。不过,她的头脑还是很清醒,她在心里轻轻的呼唤着:孩子,快出来吧,不要再难为额娘了!

随着一声婴儿清脆的啼哭声,温恪公主生下了一个漂亮的女婴。可是痛苦远远没有结束,因为温恪公主怀的是双胞胎!

稳婆一边擦着头上的汗,一边焦急地对太医说:公主再这么下去可就危险了,一下子生两个,实在太难了,要是真的不行,干脆……

太医点点头:还是想办法保住公主的性命要紧!

听了他们的话,温恪公主急得大声地喊着:不,保住我的孩子!我要我的孩子!

夜深了,已经到了亥时,筋疲力尽的温恪公主终于用尽最后的力气生下了第二个女孩儿。看着身边一对可爱的女儿,温恪公主无限安慰地笑了。这时的她只觉得很累,真得很累!只想闭上眼睛好好的睡上一觉,好好的睡上一觉。于是,在看了女儿们最后一眼之后,她睡着了,嘴角还挂着幸福的笑容。

只是这一睡,就是上千年,再也没有能在醒过来……

此刻的康熙皇帝还在沉浸在因太子被废而带来的痛苦之中,来到这塞外水好之处,本想好好的修养一番,可是,北京却传来了皇五子胤祺和皇七子胤祐的奏折:八公主殁了。折子后面又写着一些劝慰康熙的话语,最后写道:“公主生的两个女儿都好。”

原本等着外孙出生的康熙皇帝等来的却是女儿的死讯!康熙愣了一会儿,提起笔回复儿子,让他们先不要告知宫中嫔妃,只先告诉太后吧。写完,康熙放下笔,木然呆坐,不再说话了。这时的他,再也没有悲伤的力气了。

温恪公主走了,带着她对生活全部的热爱。不过,她走时依然充满感恩,毕竟上天让她在世上留下了自己的血脉,那是她生命的延续,是她对生活所有热情与感悟的真实表达……

阿里斯顿壁挂炉水压高怎么办

电热水器为什么总跳闸

油烟机的油怎么清洗

相关阅读